首页 金融理财信托正文

武汉金凰教你“点铜成金”:如何用假黄金在15家信托机构搞到200亿?

admin 信托 2020-06-30 22:35:14 4 0

原标题:武汉金凰教你“点铜成金”:如何用假黄金在15家信托机构搞到200亿?

作者 | 潇潇

编辑 | 芳芳

“这是早年收购的一批老人民银行的金子,成色不太好。”

面对金条检测报告中“表面镀金,内部成分为铜合金”的结果,武汉金凰的珠宝商老板贾志宏对民生信托的高管这么解释道,坚决否认了自己用于质押的黄金有人为造假的可能性。

不过民生信托不是第一家收到如此检测结果的金融机构,2019年下半年,东莞信托给武汉金凰融资的产品陆续延期,随机抽取了其中1根金条的送检结果也显示黄金是假的。随即,身处这一黄金质押融资链条上的十几家金融机构慌了。

这很难冷静,毕竟武汉金凰这批曾被上了“黄金质押+保单增信”双保险的黄金质押,涉及了十几家信托机构,保单共计74笔,波及300亿元巨额。

展开全文

而在此前,武汉金凰就曾以负债高额收购三环集团而名震江湖,后来还因混改过程中三环集团原高管腐败案翻船引起争议。有业内人士称,金凰珠宝出事是迟早的。

真可谓虾有虾道蟹有蟹道:有人冒名顶替,有人点铜成金。

5月22日,民生信托收到了黄金检测机构送来的检测结果,上面显示送检金条“表面镀金,内部成分为铜合金,不是Au999.9足金。”

这批黄金来自于武汉金凰的贾志宏,2015年起,武汉金凰以“黄金抵押+保单增信”方式融资,向金融机构提供Au999.9足金作为抵押物,并由中国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进行黄金鉴定,出具企业财产险保质保量的保单进行增信融资,涉及保单74笔,300亿,2020年10月全部到期。

有了“双保险”的加持,这批融资的规模逐渐变大,2015年以来,武汉金凰共获得来自金融机构的融资200亿元,未到期的融资存量160亿元,对应质押的黄金是83.03吨。涉及的15家金融机构中,包括民生信托40.74亿元、恒丰银行38.94亿元、东莞信托33.7亿元、安信信托19.19亿元、四川信托18.1亿元。

以黄金做质押,本来是违约后信托公司最大的保障和还款来源。黄金作为最坚挺的硬流通物,在金融机构看来,按照黄金估值的八成抵押放贷,只要黄金产品为真,绝对是门稳赚不赔的生意。

所以谁也没想到,黄金是假的。

受此影响,上海黄金交易所6月24日发布公告称,将取消武汉金凰会员资格。

目前,民生信托向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提起保险索赔。人保财险则表示,由于保险合同和特别约定条款,均未约定“受益人”具有保险金请求权。目前,被保险人武汉金凰并未向人保财险提出任何保险索赔,信托公司等机构提出保险索赔,不符合保险合同约定。

人保财险还表示,其公司与武汉金凰订立的保险合同条款中,只对火灾、爆炸、雷击、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、盗窃、抢劫等原因导致的黄金“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”承担保险责任。

有网友调侃,保险公司不保真金,只保风吹雨打。

有熟悉武汉金凰的业内人士称,出事儿是迟早的。

武汉金凰是湖北最大的黄金加工商,金凰珠宝老板贾志宏,曾在武汉、广州两地从军,业内人士对他的印象是人高马大,气势非凡,声如洪钟,胆子大、路子野、口才好,思路清晰,懂金融,在湖北关系深厚。

据天眼查显示,金凰集团被申请人执行标的金额约61.79亿元;金凰珠宝被申请人执行标的金额约102.56亿元,两者背后的实控人均为贾志宏。

欠下超百亿的债务,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与公司收购三环集团及襄阳轴承有关。

2018年1月,三环集团引进投资者实施国企改革,金凰集团通过增资和受让,获得三环集团99.97%股份,并由此间接持有襄阳轴承27.93%的股份,获得其控制权。

交易费用不菲,这笔收购费为69.98亿元。

在交易前夕的2017年末,武汉金凰负债金额为110.16亿元,负债率达84.27%;金凰珠宝的负债金额达25.17亿美元,负债率达86.67%,因此采取杠杆来获得资金很有必要。

根据当时武汉金凰的资金安排,先行支付的28亿元是自有资金,另外还有42亿元将通过银行获得。而武汉金凰及贾志宏准备的借款担保金额达45.55亿元,包括股权类资产、库存商品、贾志宏个人股权资产等。

银行融资最后有没有成行不得而知,但众多通过金凰珠宝发售的59.5亿元信托融资计划应运而生。

此外,贾志宏实控制的金凰珠宝和襄阳轴承均业绩不佳。前者在去年变卖资产,后者仅在上年Q3便亏损2400万美元。

2020年1月1日至今,金凰珠宝因无法兑付,22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其持有襄阳轴承的股票也被全部冻结。

至此,欠下高额债务无法归还的金凰珠宝成为了震源,引发了这场波及众多信托机构、银行、投资公司、保险公司的百亿信托违约地震。

用假黄金在金融机构里搞事的,不止贾志宏一个人。

2017年2月,陕西灵宝的博源矿业被曝将企业自制假黄金质运出河南、进入陕西,向金融机构质押,骗取1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190亿元贷款。

彼时,博源矿业董事长张淑民出逃海外,原股东夏进友失联,大股东徐建波、法人王学文、被潼关警方带走。

灵宝另一家黄金矿企人士表示,这种黄金质押并不算罕见,“在灵宝、潼关,个人黄金质押贷款很普遍,不过都用真黄金去质押贷款。”

“黄金质押贷款这项业务本身没有什么问题,黄金和其他大宗商品不一样,本身金融属性特别强,很少有人会把黄金作为生产性的库存。”武汉金凰的假黄金案一样的是,问题出在了质押物的真假上。

但除此之外,武汉金凰案仍存在不少疑点。

“放入银行保险柜之前的黄金抽检有武汉金凰、保险、信托三方人士在场,全程视频录像。为防中途掉包,还特意将抽检压制成薄片的黄金剪成不规则,其余的黄金全都做了光谱扫描。”民生信托员工回忆称,“湖北省金银饰品质检站出借的鉴定结果也是真的,三方共同将黄金运送至银行保险柜,指纹密码和钥匙由人保财险和民生信托共同设定。”

同样一批金子,入库前抽检结果为真,之后检测结果为假,且金子在入库后并无开箱记录,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?

更大的疑惑还在于,武汉金凰财报显示其采购黄金唯一渠道是上海黄金交易所,这一点,不同机构的信托人士都证实了,银行保险柜中质押的黄金都有上金所发票,且发票税单和金条编号一一对应。

如果这些是真,作为上金所会员的武汉金凰,完全可以把黄金托管在上金所账户内抵押,既保留实物金,又获得融资,何必自找麻烦用“实物质押+保单增信”的非标手段融资?

真相,大概只有贾志宏知道了。返回本站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