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金融理财贷款正文

实现马云吹的牛后,他们没了捷径

admin 贷款 2020-07-01 00:31:28 6 0

原标题:实现马云吹的牛后,他们没了捷径

出品 | 虎嗅大商业组

作者 | 李玲

五周岁的网商银行完成了马云布置的“课后作业”。

6月30日,在网商银行合作伙伴大会上,董事长胡晓明公布了这一阶段的成绩单——5年服务2900万小微经营者。

他给出一组数据,过去5年,全国小店贷款可得率超过50%,通过网商银行累计获得贷款的小微经营者超2900万,户均贷款3.6万。这其中,80%的小微商户此前从未获得过银行贷款。

从线上商户到线下小微企业,网商银行正在脱离阿里生态的电商体系,辐射更多线下实体经济。在突破电商的天花板后,走出“舒适区”的网商银行2019年净赚近13亿元,营收等于5家民营银行总和。

在国有银行长期把持的传统信贷体系下,贷款通常只会借给有钱人或者大企业,才能把控坏账风险,保证银行的利润。网商银行盈利无疑证明了,在科技的加持下,借钱给小微企业甚至个人,也能维持信贷生意的良性循环。

难得的是,自2018年4月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就很少露面的彭蕾,也来到活动现场。彭蕾透露,在淘宝上,女性创业者的收入比男性创业者高20%,女性的信贷、借款违约率要比男性要低20%。此次公布的网商银行下一个五年目标,其中一条就是为4000万女性创业者提供资金支持。

作为蚂蚁金服高速成长期的关键人物,彭蕾总结了网商银行数据中反映出的女性力量,而她此行的更多目的,是见证网商银行即将走向下一阶段——疫后时代。

5年前的空白地带正在被快速崛起的民营银行瓜分,剩下的还没有获得金融支持的中国41%的小微企业、70%左右的农户,需要网商银行们继续下沉,渗透进小微企业的供应链路中,甚至是乡镇的农户里。

实现马云吹的牛

展开全文

事实上,网商银行萌芽于马云创业时期的“碰壁”。1992年,马云初次创业做海博翻译社,因为钱的事,频频遇挫。他曾回忆说,“为借3万块钱,花3个月时间把家里所有的发票凑起来抵押,还是没有借到。”

2008年,小贷牌照开放试点后,大量资本进入,“格莱珉模式”被照搬至中国市场,但几年后很多小贷公司就难以为继。“格莱珉模式”指的是,1983年,穆罕默德·尤努斯创立格莱珉银行,以五人小组联保代替担保抵押方式,给贫困农户提供小额贷款。

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常务副理事长白澄宇2015年发表文章强调,这种孟加拉乡村银行可借鉴而不可照搬。它首先是一个社会发展组织,使命是消除贫困,其次才是依靠金融服务实现目标的社会企业。但在商业初期谈公益价值无异于痴人说梦, 商业产品的维持在于营收达到良性循环。

2003年淘宝网诞生,线上小商户群体出现。他们普遍资金需求额度小,但商户数量庞大,汇集起一个巨量的资金需求。传统银行资金成本低,但缺少相应场景的数据,无法触达这一群体,也没有对应的风控措施。

2007年,阿里联合建行推出联保贷款,这一群体成为信贷用户。2009年,阿里金融问世(网商银行前身)。2015年,网商银行开业前,马云立了flag——未来五年要服务1000万家小微企业。

马云又在“吹牛”。当时国内所有工商行加起来服务的企业也就6000多万家,来自传统银行的网商银行首任行长俞胜法也觉得这个目标“不可思议”。

但随着淘宝、天猫的规模逐渐扩大,网商银行开始主攻向天猫、淘宝等电商平台的商家提供信贷。商家的经营状况、信用记录沉淀在平台上,也为网商银行处理海量、并发金融交易提供了便利条件。

2017年,服务“淘系”商户的网商银行,试图跳出阿里的电商生态圈,借助于支付宝扫码支付的铺开,2018年6月,网商银行提前完成马云吹的牛,用时3年。

胡晓明透露,至6月30日,网商银行五年累计的2900万小微经营者,包含了网店、路边店、经营性农户。

“盯上”农民

网商银行顺势公布了下一个五年目标:一、用供应链金融方式服务1000万小微企业;二、和2000个涉农县区达成战略合合作;三、发3000亿贷款的免息券为小微减负;四、为4000万女性创业者提供资金支持。核心目标是成为中国式开放银行。

这些目标的核心是开放,而网商银行的开放更多是基于现实情况积累的信任。

此次国内新冠疫情持续超过半年,线下实体经济遭到重创。即使在这样的超级黑天鹅事件之下,中国小店的守信率仍高达98%。

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,美国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升了3倍,韩国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涨了6倍。与之对应的是,此次疫情下,中国小店的贷款守信度仅仅出现暂时性的小幅变化。网商银行行长金晓龙透露,在复工复产逐渐深入后,中国小店提前还款总额从3月开始强劲反弹,2月环比提升90%,回到疫情前的水平。

中国小微商户的表现超出所有人预期,用胡晓明的话来说,就是“小店经济的韧性非常强”。而一个值得注意的背景是,目前中国仍有41%的小微企业、70%左右的农民,还没有获得足够的金融支持。

最近两年,在走出阿里生态的零售场景后,网商银行不断加码行业供应链、农村金融、物流金融等领域。

如金晓龙所说,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纵深演进,越来越多的品牌商和平台聚合了数以千计的

小微企业。与淘宝、天猫一样,他们也需要解决收款、对账、分账、上下游融资问题。

如方便面品牌今麦郎,网商银行为其供应链上超5000家经销商提供数据化信贷。“疫情期间,不少经销商开不了门,处于没有收入的状态。”今麦郎财务总监李辉称,借助网商银行“无接触贷款”,经销商贷款获得率从30%提升到80%,融资成本降低了35%。

对网商银行来说,借助大客户触达其供应链上的小商户不是难题,但想走进农村,需要更接“地气”的技能。

数据显示,70%的农户金融需求未被满足,满足度比供应链更低。金晓龙分享了一个案例:在江西余干县,网商银行通过卫星遥感影像识别地里的作物,不仅知道每个农户对应哪一块地,还知道地里种的是什么,准确掌握用户的真实情况。农户获得信用贷款的难度极大降低。

随着农业数字化被更多人接受,网商银行与超过600个县域政府达成战略合作:当农户需要贷款,在没有抵押品的情况下,其农业保险、土地流转、种植情况等能反映信用和经营情况的数据,都可以作信贷的依据。

移动支付的普及和码商的“助攻”让网商银行提前两年实现上一阶段的目标,但想要啃下农村的广袤市场,接下来的五年,网商银行没有捷径可走。返回本站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