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金融理财信托正文

核心资本大幅落后同行亟待“补血” 重庆三峡银行加入IPO长队可解“近渴”?

admin 信托 2020-07-01 08:33:47 4 0

原标题:核心资本大幅落后同行亟待“补血” 重庆三峡银行加入IPO长队可解“近渴”?

目前,A股已有19家银行排队候场。其中,重庆三峡银行显得有些“特别”,大股东重庆信托股权占比29%被称为“信托系”银行,在宣布拟IPO后业绩开始呈现下滑态势,2019年逾期贷款增幅不小,而9.84%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银行业总体水平中明显靠后,资本亟待补充。这究竟是因何缘故?

《投资者网》丁琬璎

6月17日,重庆银保监局发布信息称,同意重庆三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重庆三峡银行”)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,发行规模不超过18.58亿股,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。

根据2019年财报,重庆三峡银行资产总额 2,083.85 亿元,同比增长 1.81%;营业收入44.92 亿元,同比增长18.94%;净利润为16.05亿元,同比增长25.42%。

若细分来看,根据主要利润表项目(见图1),重庆三峡银行的营业收入绝大部分都是由利息净收入构成。因执行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,交易性金融资产利息收入不再计入利息收入项目反映,而计入投资收益,使得2019年利息净收入35.02 亿元,同比减少2.99%,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77.96%,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在同比增长54.85%后达1.96 亿元,营收占比为4.36%,可见利息净收入在营业收入中占绝对比重。

展开全文

再看银行专有指标方面,根据重组及逾期贷款情况(见图2),2019年逾期贷款增幅不小。截至2019年末,该行逾期贷款为19.03亿元,较期初余额14.35亿元增长32.61%。对此,重庆三峡银行在年报中解释,“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,中小企业面临市场逐渐萎缩,资金流日益紧张等情况,部分中小企业承受能力较弱,开始出现逾期。”

安永金融服务审计主管合伙人林安睿称,2020年,受疫情影响,不良贷款率面临上升压力, 较为一致的是,市场对资产质量的恶化和不良的上升有所预期。考虑到今年经济增速放缓、监管对不良贷款的容忍度提高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重庆三峡银行成立于2008年,2016年11月宣布拟IPO。注册地位于重庆万州,三峡银行主要业务围绕三峡库区开展,符合证监会大力支持贫困地区企业IPO的绿色通道标准。因此,业内一致认为其或可享受“即报即审、审过即发”的政策。

宣布拟IPO之后业绩两连降

实际上,自成立以来,重庆三峡银行便进入高速扩张状态。截至2016年底,其总资产达1815亿元,较成立首年的189亿元增幅达858.59%,然而“离奇”的是,在2016年宣布拟IPO后,重庆三峡银行一改保持多年的高增发展态势。

据该行公布的营收净利状况(见图3)显示,2017年,营业收入、净利润首次出现下滑,营业收入下滑8.13%,净利润下滑8.72%。在连续两年下滑后,2019年才迎来增长。

代销信托产品依赖大股东

根据重庆三峡银行股权占比4%以上股东(见图4)来看,大股东重庆信托持股29%,占绝对优势地位,因此其又被称为“信托系”银行。对此,业内人士称,重庆三峡银行若IPO成功,将成为A股首个信托系商业银行。

根据公开资料,信托入股银行也非个例,国内已有12家信托入股21家银行。业内人士认为,信托投资银行看重财务回报,获取稳定的投资收益。如江苏信托,据江苏信托2019年财报的前五名长期股权投资企业情况(见图5)可知,作为上市银行江苏银行持股8.04%的第一大股东,2019年该行为江苏信托贡献的投资收益为8.20亿元。2018年这一数据为9.45亿元,2017年则为9.18亿元。不难看出,江苏信托多年来受益于该笔股权投资的收益。

同时,信托参与银行股权也带来了金融行业的业务协同效应。重庆三峡银行从大股东重庆信托处,获得了较多的信托产品代销资格,在其代销信托产品中,基本上都是重庆信托发行的,据2019年财报,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有了54.85%的增幅。

不过,长远来看,因代销信托产品来源单一化,对大股东不能“踩雷”的依赖,将使得重庆三峡银行营收占比本就较低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(2019年营收占比不足5%)更加“飘摇”。

对此,在联合资信2019给出的评级报告中提到,“重庆三峡银行持有的信托产品、资产管理计划及其他债务工具投资的规模较大,相关风险需关注。”

IPO “远水恐难解近渴”

根据重庆三峡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(见图6),在经历了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下滑后,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2019年有所提升。然而据银保监会官方统计,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直保持在10%以上,接近11%的水平(2020年一季度为10.88%),因此重庆三峡银行9.84%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银行业总体水平中明显靠后,资本亟待补充。

“由于在本次疫情中,相比大企业,民企和中小企业的复工较慢、财务压力更大,也相对更难以获得低成本信贷,因此民企或中小企业的银行贷款和信贷不良率可能更高,可能会占到新增不良贷款的70%。与之相对,对中小企业敞口更高的中小银行可能会受到更大影响,其中部分银行可能需要补充资本金。”瑞银银行研究团队表示。

通常来说,银行补充资本主要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通过内源性方式补充资本,比如依靠自身盈利;另一种是通过外源性方式补充资本,比如IPO、定增、永续债、二级资本债等。对于中小银行而言,永续债融资成本高,绝不是融资的最佳渠道,因此IPO,从资本市场上“补血”,仍然是补充资本的最佳渠道。

然而,2020年银行IPO进展放缓,目前19家银行排起长队,政府要求扩大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,银行补充资本的压力骤升。在IPO补血“远水难解近渴”的处境下,重庆三峡银行22日发行了15亿元永续债,债券票面利率为4.6%,募集资金全部用于服务实体经济,用以强化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,特别是支持小微企业纾困解困渡过难关。

尽管永续债的发行,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资本充足率,但对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并没有什么帮助。

事实上,无论是从服务实体经济,还是从扩展自身业务的角度来看,商业银行,尤其是中小银行对多渠道补充资本的需求都在不断增长,融资成本高的永续债或许能缓解部分资金压力,然而却无法“一劳永逸”的解决核心一级资本的问题。

重庆三峡银行“立足重庆、 服务库区、辐射全国”的定位,以及围绕长江经济带建设、三峡库区绿色发展、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的使命,是否能在排队的19家银行中获得绿色通道,加快上市进程,《投资者网》将继续关注。 (思维财经出品)■返回本站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