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金融理财信托正文

原创 一切为了债权人,万科上了泰禾的“船”

admin 信托 2020-08-02 00:38:51 4 0

原标题:一切为了债权人,万科上了泰禾的“船”

朱虚侯 |

“孙宏斌轮”这一次没有出现。

地产界但凡有接盘,总有人首先想到孙宏斌。

黄其森不是没有想到过孙宏斌,只不过在贾跃亭身上栽过跟头之后,孙宏斌变了,变得不再那么轻易“上船”了。

更深刻的原因在于当下的地产江湖,“船”很多,“船票”却就那么几张,孙宏斌发现自己手上的“船票”忽然间更值钱了。

万科从来就就不在乎“船”的价值,因为万科就是这片海最值钱的“船”。

如果有人不认可这个论断,宝能姚员外第一个跳出来反对。从2015年7月首次增持到今年3月万科年报发布,近5年时间里,宝能以451亿元投入,从万科身上赚取的收益超过415.77亿元。

在“艨艟巨舰”万科面前,泰禾恐怕只能算作一条四处漏风的“舢板”。如今,“舢板”想让“巨舰”丢下一只“救生艇”,带自己驶出这片暗礁与险滩。

万科看了一圈泰禾的债权人,点头应允。

“铁金库”效应

“铁金库”(Iron Bank of Braavos)的使者踏上维斯特洛大陆的那一刻,任何坐在“铁王座”上的君王都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。

布拉佛斯人的钱很昂贵,昂贵到不还钱的人都下台了。

黄其森不想下台,现在看来,泰禾的债权人也没想他下台,他们没有另外扶植新的“代理人”,而是找来了“白武士”。

7月30日,泰禾投资、黄其森与海南万益签署《股权框架协议》,泰禾投资拟将持有泰禾集团的19.9%股份转让给海南万益,每股作价4.9元,总对价24.3亿元。

交易完成后,“白武士”万科将成为泰禾集团二股东,而泰禾实控人黄其森仍然是大股东。

就像“权游”里登上铁王座的瑟曦女王用铁金库的巨额贷款请来雇佣兵“黄金团”一样,泰禾的债权人也需要一个能确保他们的债权得到偿还的“黄金团”。

谁是泰禾的布拉佛斯放贷人?

在将于年内到期的555.11亿元债务中,信托占据的比重最高达到46.64%,年内到期金额258.92亿元。其次是资管公司,137.66亿元占比24.8%。公司债和银行贷款分列第三、四位,也有分别超过12%以上的占比。

展开全文

截至7月7日泰禾披露的已到期未偿付债务金额已上升至270.65亿元,占其近一年经审计归母净资产的137.38%。

而在2019年底泰禾的逾期债务尚只有48.62亿元,占其归母净资产的比重也只有24.68%。

难道仅仅过了半年时间,泰禾连所有家当都抵上也不够偿还违约债务本金了?

更糟糕的是,泰禾债务黑洞的堤坝仍没有短期内堵住缺口的迹象。8月1日,泰禾公告“18泰禾01”逾期,涉及本息合计15.55亿元。实际上这笔债券还没有纳入7月7日披露的共计270.65亿元的总违约债务金额中,因而按照当时的统计,泰禾已违约债务占年内到期债务的比重为48.76%,尚未过半。

但是加上已逾期的“18泰禾01”之后,泰禾已违约债务占年内到期债务的比重则首次超过50%。本就不富裕的“家庭”,雪上加霜。

泰禾的债权人现在最大的心愿是成为一道闪电,这样跑得能比雷快一点。

如果时间能倒回,江苏银行一定不会如此轻易地就成为泰禾的“紧密联合体”。

2016年10月13日,江苏银行与泰禾集团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,亲自出席的黄其森谈笑风生,挥舞着大手融来了100+50亿元授信,也换来了一句江苏银行的承诺:

提供全面的金融支持,成为泰禾集团坚实的金融后盾。

5天后,在同一间会议室,又来了一波银行家。出手更为阔绰的大连银行一张口就是:

200亿元授信和一句“坚实的金融后盾”。

一直将泰禾集团列为重点融资授信客户的渤海银行登门更早,2016年8月就在北京泰禾中国院子里敲下了一笔不低于150亿元的授信。而在此之前,渤海银行已经向泰禾提供了累计60.5亿元的融资额度。

彼时在银行家们眼里,“闽系第一房企”泰禾贵不可言。

甚至直到2018年与2019年,上海银行、建行福建分行还分别与泰禾签下200亿元、100亿元的综合授信。

信托自然也想分享这“财富的盛宴”。

2018年11月,泰禾与光大信托、招商银行三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

老道的招商银行只是虚晃一枪,没有做出任何授信额度的公开表示,只是表示将在融资等方面提供支持。而光大信托则视泰禾为“一个有责任心的企业”,为其提供200亿元授信还不够,还要再给泰禾冠上一顶“五品”的帽子:

有品质、有品位、有品性、有品格、有品牌。

据第一财经的统计,包括西部信托、爱建信托、中信信托等在内的近20家信托公司为泰禾集团提供了股权质押和信托融资,也就是说全国68家信托公司中有近三分之一为泰禾提供了融资支持。

蹊跷的是,除了爱建信托,再无一家民营信托为泰禾融资,或许同为道中人,泰禾的玩法入不了这些民营信托的法眼。又或者信托江湖早已划分了势力范围,泰禾的“蛋糕”自有一波放贷人分享,而其他民营信托则独占别的“甜品”,比如从公开信息来看,安信信托、四川信托就不曾涉猎泰禾分毫。

或许这也只是冰山一角。

2016年至2018年,泰禾集团融资总额狂飙突进,从754亿元扩张至1354亿元和1375亿元。而新增的融资额基本都来自非银融资渠道,仅2017年一年非银融资就新增560亿元,同比上涨2倍。

“白武士”与“野蛮人”

有了“铁金库”的加持,黄其森的胆气更加过人。

2017年12月22日,黄其森公开宣称 “2018年,泰禾集团销售额的目标是再翻一番至2000亿元”。

当时泰禾虽未到披露全年业绩的时间,但首次进入“千亿俱乐部”的喜悦已经充盈在黄其森颅内多时,像任何一位房产大亨一样,黄其森并不愿独享这份快乐。

黄老板一时兴起的“快人快语”没有逃得过交易所的审视,很快问询函下来了,提问泰禾“2000亿目标销售额”和降低负债率目标是不是对全体股东的业绩承诺。

黄其森

挨过圣诞节,泰禾的回复函出来了,总结下来就一句话:

2000个小目标和1个小目标都是目标,不要太当真。

已经急吼吼满仓泰禾的散户们看完回复函后也说了一句话:

几个菜啊?

其实黄老板的“目标论”哪里是说给A股的散户们挺听的,他的目标受众是信托大佬和银行家们。

在2000亿业绩目标之后,黄老板还说了一句话,公司在手银行授信额度751亿元,剩余479亿元。

各位老板,可以充值了。

2018年民营企业“债务危机”一轮高过一轮,银行家们也收缩了防线。

到2018年底的时候,泰禾仅完成了1300亿元的销售额,离2000亿元的目标相去甚远。迟迟等不来“充值”的泰禾在2019年更是直接砍掉500亿元销售额,滑到800多亿元。

再到2020年上半年,泰禾集团的销售额急剧坠落至254亿元,仅有去年同期的一半,更是跌出房企50强榜单,再也没有当年“闽系第一房企”的光环笼罩了。

苦苦硬撑的泰禾没有等来“铁金库”的使者,只好转而把目光引向“战投”。

5月13日,泰禾公告称正在筹划引入战投,相关交易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的变更。

这是公开信息层面上泰禾首次承认引入战投,而在此前则不断有信达、华侨城、保利、融创、金茂、厦门国贸等接盘泰禾的消息传出。

可是打着“白武士”旗号来的这些所谓战投,在泰禾眼中或多或少都有“野蛮人”的影子,比如提出五折收购方案的融创。

早在2019年,黄其森就公开表示,引入战投的前提是要能跟泰禾的业务协同发展,双方能够“门当户对、志同道合”。

“门当户对”这个词打动了万科。“宝万之争”伤痕犹在,“不配”之声言犹在耳,谁说地产圈没有鄙视链?

公认的“地产一哥”足以撑得起任何一家房企战投的门面,没有比万科的身份更能彰显黄其森面子的地产企业了,哪怕是以失了里子为代价。

昭告天下的泰禾7月30日公告明白无误地划了两条杠杠:

1、泰禾制定债务重组方案并与债权人达成一致,能支持泰禾可持续经营,且得到泰禾与万科一致认可;

2、万科对泰禾完成尽调,且就发现问题的解决方案及拟议交易的方案达成一致,不存在影响拟议交易的重大问题,同时泰禾的资产、债务及业务等不存在影响公司持续经营重大问题或重大不利变化。

翻译过来说就是,泰禾的债务泰禾自己扛,未来有雷自己顶。

泰禾已经无所谓了,万科来或者不来,债务都背在自己身上。关键的一票掌握在泰禾债权人手中,要实现泰禾持续经营势必要甩包袱,而这个包袱就是泰禾待偿还债务的本息,本金也许能还上,利息恐怕就难说了。以及更直接的,得让泰禾喘口气,555亿元的年内到期债务是不是可以延后,已经违约的债务是不是可以冲销所有违约金,或者分期偿还?

曾经对“门口的野蛮人”深恶痛绝的万科做起“白武士”来,却也没有一点仁慈之心。

有人说,如果泰禾能自己搞定债务重组,还要引入战投作甚?仅凭万科的24亿元资金就能化解近在眼前的数百亿债务危局?

答案是能。

因为相中万科的不是泰禾,而是泰禾的债权人。

布拉佛斯的银行家们极为擅长阿基米德杠杆原理,泰禾是那个支点,而万科就是那根杠杆。返回本站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评论